当前位置 >> 十年文旅回望的第一封信(总21封) | 日子好过 过好日子 好日子过 日子过好——致曾厝垵商户
十年文旅回望的第一封信(总21封) | 日子好过 过好日子 好日子过 日子过好——致曾厝垵商户
来源:宁军 时间:2022-09-21 00:56:06 点击:1557

微信图片_20220503224412.jpg

曾厝垵文创村仍在经营和已经离开的商户们:

 

我对书信有特别的爱好,小学时就开始写信,上大学时依然喜欢以书信往来,工作后很多事情都是通过信件这种传统方式来表达。写信是讲述感受、看法和建议的一个非常完整有效的方法,可避免现场表达时的词不达意或信息即时屏障,在大多数情况下都能达成一个与收信者一定程度上共识的效果。越是如此,我每年都会写一些公开发表或放在抽屉里暂时未结集成册的信件。

 

就连最近参加由香港、厦门、南平等地同仁的文旅项目线上会议,每次会议前,我都会提前根据会议议题整理一份提纲式的信件,发给与会者,发言时就可以有所侧重,未及之处也能通过信件来补充说明。写信是一个好习惯,坚持下去,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工作和思维方式。

 

这次决定很短时间来写信21封,是为了迎接二十大,纪念曾厝垵文旅产业发展十周年,也是对自己这十年文旅生涯的一次深情回望。第一封信就先写给曾厝垵仍在经营和已经离开的商户们吧。

 

2012年,第一次来曾厝垵,有意又更多是无意之中,开始了十年的漫长旅程。这十年,我经历了曾厝垵文创村萌芽、生长、亮眼、成熟、蜕变;这十年,文旅行业的大部分认知于我不再陌生,耗费了大部分时间、精力去学习和参悟;这十年,因了曾厝垵的实践,我执着于厦门和全省民宿的顶层设计和行业现状的改变,肉眼可见的转折发生在近几年;这十年,不可能一帆风顺,也谈不上跌宕起伏,学会了平心静气,懂得了从容面对;这十年,有些难事很难,若可以时间换空间,以空间换时间,以更讲政治对讲政治,以更高视角对当下,以更高站位换位思考,真的都不是事。

 

打交道最多还是商户,但残酷的商业周期面前,铁打的曾厝垵,流水的商户。商业发展的十年,加上两年多来疫情局部爆发反复的叠加影响,店铺换手率保守估计超过300%以上(其中民宿换手率约65%,相对稳定些)。无论是我牵头联系设立的文创协会工作站(我是第一届厦门文创会会员),还是后来参与组织的党组织(我是第一任党支部书记)、团支部(我是第一任支部书记),申请创办的曾厝垵文创会(第一届和第二届的会长)和工会(第一届主席),都是出于团结商家和维护商业平衡的考量,在不同时期得益于全体成员的努力发挥了不错的作用。这些不想展开,有自吹自擂的嫌疑,也不是我写信的初衷。

 

这里补充强调的是,我不是在曾厝垵文创村发展过程中多大的贡献者,更准确的表达是:我是曾厝垵文创村有机更新的全程参与者之一。伟大成就者归于当地政府的施政智慧、政治格局和勤劳的人民。

 

曾厝垵商户这十年,在我看来,经历了“日子好过”“过好日子”“好日子过”“日子过好”这四个阶段。

“日子好过”大概是2012-2014年,高铁动车时代的到来,两岸的往来,旅游度假产业爆发,人均收入的增长,庞大的市场需求让旅游业措手不及。首先就反映在曾厝垵最核心的业态民宿上,传统住宿业无法满足市场需求,商业敏锐的文艺青年和小老板们(这时候一般大资本注意不到这些边角料新业态)纷纷在曾厝垵寻找房源发展“家庭旅馆(民宿是后来的叫法)”。早年房租低,民宿总量小,新业态还没有明确的法律定性,比酒店宾馆更加灵活地解决了全国游客来厦住宿问题,绝大多数民宿主人都觉得“日子好过”。开业即回本(楼下有店面可出租)、半年即回本(入住率高)、一年回本(装修不错)、一年半回本(品质装修),这些成本测算的案例时常被人津津乐道。那时候不少沿街的民宿还有院子,那时候大部分民宿老板都在店里跟客人一起吃饭、喝酒、吹牛,那时候老板们都互相认识,品茶从街头喝到街尾,一路上打招呼,每天过得好不快活,压力小、时间多,“日子好过”。

 

2015-2016年“过好日子”阶段,这个时期,随着游客量跃居厦门乃至全省第一,房租开始逐年上涨,商业投资者加快进驻的步伐,小老板们商业变现能力更强,在部分房租纠纷冒头的同时破墙开店、转让、提升品质和间夜价在某种程度上催生了街区商业的繁荣。人流、多元业态流、资金流和一定频次的换手率推动曾厝垵的商业化。这个阶段,小老板们为了“过好日子”不断努力打拼,实现了自我价值的同时,也这接推动了大多数曾厝垵房东的“过好日子”。

 

2017-2019年进入“好日子过”时期,曾厝垵民宿和门店的营收能力发生了很大变化,大部分民宿还能实现盈利,但回报周期开始延长,大量投资者涌进来,推高了租金和装修水准。当时有句话,没有准备“一百万”就不要新开民宿,即便你转让了一家现成的民宿,如果不升级也很难卖上好价钱。门店比民宿难做多了,门槛低,投入可多可少,同质化严重,这个时候的还能挣钱的不超过50%。每每看到这血淋淋的数据,你才会认识到什么叫做“创业九死一生”。不是您简单地理解“每天进村十万人,一人给你一元,就能实现暴富”这句不切实际又好像很好实现的设想,生意难做,投资有风险。这个时期,商户们把每天当成“好日子过”,有的商家还能保持高速增长,有的成为两极分化里最不想成为的一极。每年1000多万游客量,好做生意;1000多个店铺,挣点钱真难;现在“好日子过”,时常会想起当年的“日子好过”“过好日子”。

 

本来我们在感叹商业出现两极分化时,不承想遇到了更具有挑战性的2020年至今的第四个阶段”,也就是后疫情和疫情防控常态化阶段,商户们开始祝福彼此一定要“日子过好”。自2020年年初疫情对旅游业产生负面影响以来,我多次给商户写信和发表“极限生存法则”等多篇文章阐述我对旅游业态和商户“日子过好”的看法,很显然预判总体是准确的、及时的、科学的。尽管骂我的也不在少数,不过根据定量和定性分析,对这些文章和我发表的疫情、房租减免的最终看法大多数还是正面的。有些文章被国内同行引用借鉴。一直到现在,我从不后悔,从不怨恨,从不在意批评者、不理解者的声音和受助者感激与否,我只是在需要发声的时间做了我这个角色应该做的事。如果再回到2020年初,我还会这么做,也不是一小撮人颠倒黑白不择手段可以让我妥协的。当年孤身一人、身无分文来福建读书,后来辗转于多地工作,没有任何可忌惮的,何况我坚持做对的事。是否功过让后人去评说。

 

两年多来,“日子过好”是全体商户的主旋律和第一要义。遵守疫情防控规定是全体商户最大的政治选择。我们还要想尽办法克服困难,把“日子过好”。几个想法跟各位商户聊聊:一是曾厝垵客源是外向型的,本地客源不多。从客源地分析,广东、江浙沪和除厦门之外的福建其他地市占了大部分客源,本地市民来的比较少。疫情影响之下,跨省游、跨市游出现障碍,曾厝垵人气就出现了断崖式下滑。后来疫情一稳定,我们在2020年的7月份、国庆黄金周,2021年的6-7月份暑期旺季,2022年的五一、端午小长假和6-7月份暑期旺季,明显感受到涉嫌“报复性”的反弹。另外曾厝垵的核心业态是民宿,其他文创伴手礼和餐饮跟中山路、鼓浪屿、沙坡尾具有较大的同质化,还有就是周边居民区热闹程度和景区的差异性,也是本地居民来得少重要原因。我们不难发现,吸引本地客群的网红打卡点、游乐项目和高端餐饮的建设与投资,曾厝垵这两年明显增多且成效显著。

二是守住本金,开源节流。“日子过好”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好好过日子的想法。在旅游业还没有完全复苏的情况下,贸然进行投资和抄底,这两年多无疑是给早已受到重创的本业雪上加霜。有商户跟我说,2020年年中抄底了一次,年底结束;2021年春节后抄底一次,死在2021年中秋前;2022年年初又抄底一次,目前还健在,或许也将在国庆后重新考虑。守住本金,这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;开源节流,是面对现状,把“日子过好”,不能失去拥抱复苏的能力,不能丧失对旅游复苏的信心。之前文章也提到,不少民宿主人外出打工,将房间变成月租房、年租房,开展复业经营,转型做网红咖啡打卡等极限生存案例,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经营成本,找到了新的补充性的临时性的生活来源。

三是日子过好,要学会蛰伏和随时展示挣钱的能力。我预测接下来的今年十一黄金周,根据过往的商业数据,商家有望在102-5日实现民宿入住率满房和门店营收增长,大家不要悲观,要提前准备。这种蛰伏是有准备的躺平,而不是躺尸。一旦赚钱机会来临时,要飞身跃起,紧紧把握。国庆之后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的淡季,但你若学会了蛰伏,我想大家把“日子过好”是问题不大的。从毕马威中国发布的中国经济观察报告和国家今年1-8月份各项数据来看,中国经济两年多来始终显示应对疫情冲击的韧性,疫情缓解和政策支持推动消费复苏。业界普遍看法是,今年年底开始旅游业全面复苏和全面放开将是大概率的事情。

守得云开见月明,静待花开终有时,是我们对后疫情时代旅游业的期许,也是曾厝垵商户十年沉淀的“共谋、共建、共管、共评、共享”的缔造精神传承和执念。

以上若有错漏之处,烦请指正。

 

宁军

2022921


在线评论:
  • 评论内容:
  • 验 证 码:
  • 请输入验证码:e9tkj
  •   
漫住客栈
漫品美食